四川新聞網成都11月20日訊(記者 時凡)近日,四川省彭山縣人民法票貼院公開審理了蘇鎖山、吳同春、廉興龍敲詐勒索案和周和雲詐騙案。至此,4名流竄於山西、河北、四川彭山縣,以維權或曝光被害人“不法行為”要挾,從而騙取錢財的假記者終於被繩之於法。
   膠原蛋白小山村來了“大記者”
  蓮花村是彭山縣牧馬鎮的一個小山村,緊鄰雙流縣黃龍溪古鎮。4月6日下午3時許,連花村某茶鋪老闆卿某某告訴村支部書記江某某,“我的鋪子里來了三名‘大記者’,你過來看一下嘛”。當江某某來到茶鋪看到一男子扛著一臺標有“中國中央電視臺”和“CCTV”字樣的攝像機正在攝像,一名男子背著一個照相機,另一名男子正在整理攝像機電線。江某某在表明身份後問道,“你們是乾什麼的?”。扛攝像機的男子說,“我們是中央電視臺工作人員,我們要做一個徵地拆遷方面的採訪,等一下我們要到你辦公室採訪你一下。”隨後,扛攝像機的男子對周圍群眾說,你們在徵地拆遷上有什麼問題就說出來,我們給你們攝下來,幫你們呼籲。村民楊某某關鍵字嘟噥了一句,“有啥子問題喲,我們這裡都是按正規程序補償的”。後來,支部書記江某某得知扛攝像機的叫蘇鎖山,背照相機的是叫吳同春,兩人都是“央視記者”,另一位叫周和雲是“中國執法監督網西部總站記者”。
  言支票貼現行卑劣,引起懷疑
  4月3日,蘇鎖山和吳同春二人來到縣上相關部門,出示了中國央視網的工作證,聲稱為蓮花村拆遷的事要找政府。隨後蘇、吳二人不斷地對牧馬鎮的工作發問,尤其對蓮花村崔氏兄弟的徵地補償上的政策合法性和補償偏低的問題特別感興趣。“那兩個人一直在質疑對崔氏兄弟的徵地補償偏低的問題,我就感覺到他們是受人指使過來的”建築設計,牧馬鎮工作人員邱某對“央視記者”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4月6日晚10時,蘇、吳二人在蓮花村採訪後回到縣城,就電話約牧馬鎮的領導在縣城裡的一家茶樓“談事情”。蘇鎖山告訴鎮領導,“我們通過採訪瞭解,崔氏兄弟反映的問題不完全真實,不過群眾也提出了些不同看法,等到國土部門瞭解後,如果沒有問題,採訪就到此結束;不過這次到彭山採訪,清明假期也沒有休息,來回機票和食宿費開銷也比較大”。4月7日,蘇、吳二人又約見牧馬鎮的領導。在茶房裡,兩位記者明確地提出要6萬元錢,什麼事情都可以商量,否則要進行“曝光”。兩位記者給出了“合理”的解釋,“他們的直接領導有兩個每人2萬元,1萬元作為這幾天採訪開支,剩下的1萬元作為清明節沒有休息的辛苦費,每人5000元”。鎮領導當即表示反對,但為了避免央視記者胡亂報道,還是自掏腰包湊了1萬元,作為記者的辛苦費。牧馬鎮的工作人員後來想起,兩位記者的言行很卑劣,絕對不像是央視記者,於是向彭山縣公安局報了案。
  抽絲剝繭,顯露原形
  公安機關根據群眾舉報,依法傳喚了當事人。公安民警仔細查看了蘇鎖山、吳同春和周和雲三人所持的記者證,確定三人系假記者。蘇鎖山、吳同春和周和雲交待了偽造證件,冒充“記者”敲詐勒索的犯罪事實。經查明:蘇鎖山,男,現年45歲,高中文化,河北省靈壽縣農民;吳同春,男,現年42歲,中專文化,居住在北京市通州區,是一家廣告公司職員;周和雲,男,現年62歲,初中文化,四川省雙流縣農民。
  三位假記者為什麼會選擇彭山縣牧馬鎮連花村作為採訪地呢?牧馬鎮工作人員百思不得其解。經審問,原來是蓮花村的崔氏二兄弟認為,在徵地拆遷中得到的補償偏低,於今年3月,找到周和雲要求幫忙,周提出幫忙找央視記者,但要求崔氏兄弟給3萬元錢。之後,周和雲聯繫被告人蘇鎖山稱牧馬鎮拆遷占地的補償低,讓其來做個採訪向鎮政府施壓,並稱已談好3萬元的價格,事成一人可得1萬元,蘇鎖山同意後又聯繫到了吳同春。周和雲收到崔氏兄弟先行支付的1萬元車旅費後通過銀行匯了5000元給蘇鎖山。2013年4月3日上午,蘇鎖山和吳同春在見到崔氏兄弟時,周和雲介紹說二人是“中國央視網”的蘇主任和吳主任。崔氏二兄弟於當日下午支付了2.5萬元給蘇、吳二人。 [1] [2]   (原標題:冒充“央視記者”敲詐勒索 4名假記者獲刑)
創作者介紹

雪橇

bhwaaiogq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