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當年辛亥革命時,革命軍攻城,還僅僅是優勢的話,此番張勛做還鄉團回來,則是壓倒性優勢。對手嚴格來講,不是軍人,只是一些激進的青年。雖然說,張勛此役非常賣力,一直衝在前面,但他的辮子軍,卻今非昔比,遠遠沒有當年那麼凶悍。一個紫金山天保城的爭奪,居然四上四下,幾易其手。打了幾天,也沒將城攻下,還是讓後面跟進的馮國璋撿了個便宜。罪魁禍首何海鳴,也沒有抓到。但比較起來,就事論事,進攻南京,一個張勛的確比那五個師出力都多。最後論功行賞,張勛得了江蘇都督,也算是該得的。
  可是,江蘇這個地方,開化程度高,紳商們反清也反得早,有這麼一個頭上留辮子,身穿袍褂的都督,紳商們看著難受,在南京的外國人,看著也不舒服。而得勝之後,大約是跟部下履行了當初大索三日的承諾,辮子軍的士兵們紀律大大的不好,淫掠過了頭,竟然傷及日本人,引起外交糾紛。儘管張勛放下身段,親自到日本領事館道歉,事情還是沒了結。而袁世凱也並不放心這個非嫡系的武夫,掌握這樣一個重要省份。於是,藉著外國人說話,逼他走人。最終討價還價的結果是,張勛辭掉都督,得了一個半空頭的長江巡閱使的頭銜(這個頭銜,可以節制長江的水上警察)以及幾十萬的開拔費,率軍退回到了徐州。
  不過,有了這兩次戰績,張勛能戰之名,在北洋圈子裡算是立起來了。在軍人圈裡,能打,就是本錢。也正因為如此,張勛憑徐州彈丸之地,居然可以在軍閥之林中以老大自居。
  徐州這地界,雖然地屬江蘇,可不僅跟蘇省的江南部分不相干,跟蘇中的揚州、鎮江、南通一帶,也差距很大。語言風俗,距離很大,彼此絲毫沒有同鄉的感覺。此地風俗習慣,反倒跟山東南部非常接近,人長得也像。以省為地方單位之後,這樣的事情,在很多省份都有。這都是蒙古人跑馬圈地,胡亂劃界作的孽。但是,徐州是個民風強悍的地方,自古以來,出兵多,出匪也多。跟魯西南一樣,習武成風,盜匪也成風。這一帶的男子,高大威猛,古來就是好兵源,加之生活困窘,民不畏死,當兵吃糧,是個人人樂意乾的好買賣。1927年孫傳芳兵敗龍潭,十萬大軍損失殆盡,到蘇北豎起大旗招兵,不旋踵即填滿了空缺。
  占了徐州,嚴格地說是徐州和海州(今之連雲港),對張勛來說,有利有弊。得利處明顯,招兵容易,而且招之能戰。弊端也很明顯,蘇北是個窮地方,當年各個軍閥據地自雄,招兵買槍,沒錢不行。有塊膏腴之壤,好處多多,可以多刮地皮,多娶姨太太,多有存款。但徐州這個地方,民窮財盡,單靠當地的出產,養活不了多少軍隊。好在,海州出鹽,雖然說,海州的鹽業,晚清末葉已經有些衰勢,但對於張勛還是不無小補。張勛的高明之處,在於善於經營。別看張勛土頭土腦,看起來形象很舊。從來不沾任何西式的服飾,哪怕在袁世凱的新建陸軍公幹,連新式軍裝都沒有穿過,更別說西裝了。此老永遠地袍褂,官靴,腦後垂一條粗粗的大辮子。但是,他對於投資新式產業,卻相當有興趣,而且經營有道。  (原標題:占據徐州)
創作者介紹

雪橇

bhwaaiogq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